晨報記者孫立梅
  民間教育工作者孔子在其加V的微博賬號“@孔子《論語》”中發過一條微博:“或曰:‘以德報怨,何如? ’子曰:‘何以報德?以直報怨,以德報德。 ’”
  經過歷朝歷代粉絲們的轉帖和熱議,最終演變成一句“孔子老師倡導以德報怨”的口號廣為流傳。此論點招致後代粉絲們的強烈鄙夷:你打了我左臉我再遞給你右臉,也太會裝孫子了吧?直到多年以後,另一位教育工作者於丹被請到央視《百家講壇》講了七天《論語》,終於把孔子的原話廣而告之。前幾年採訪於丹,問她講完《論語》後收到最多的觀眾反饋是什麼,她不假思索地說是大家對孔子的誤讀,甚至有五六十歲的觀眾告訴於丹:真遺憾啊,我們從小被教育用“以德報怨”來要求自己,如果早懂得“以直抱怨”就好了,我的人生可以更有效率,更具尊嚴。
  陶淵明說自己“好讀書,不求甚解”,那不過是人家的謙辭,但因某種集體性的“不求甚解”、“知道主義”而被打入“假正經”之列,再怎麼鼓吹 “人不知而不慍”,孔子也肯定鬱悶得不行:知道主義害死人啊!請大家儘量通讀原文啊!再說,我原文也只有二十來個字啊,親!
  但現實的情況是,隨著網絡文化,尤其是微博和微信越來越成為人們生活中的重要內容,更多更新信息的更輕鬆獲得,為更大範圍內的“知道主義”創造了前所未有的優越條件。前幾天馬爾克斯去世,滿屏關於《百年孤獨》的討論讓人感慨“好像每個中國網友都能跟馬爾克斯稱兄道弟似的”,這與同期出爐的2014國民閱讀調查數據出現巨大的反差。不客氣地說,馬爾克斯去世之後最精彩的文字,不是寫給這位大師,而是描寫中國讀者眾生態的,如“從馬爾克斯逝世看中國式悼念”,“當悼念馬爾克斯都成為一種裝逼行為的時候”,“如何在悼念馬爾克斯活動中脫穎而出”,等等。
  跟馬爾克斯享受同樣待遇的還有昨天迎來450歲誕辰的莎士比亞,莎翁的“我可否將你比作一個夏日?你不獨比它可愛也比它溫婉”在網上隨處可見,但若認為“大概沒有女子能在這首詩前不動容”,那你就走偏了,因為莎士比亞所有的十四行詩都是寫給一位男性贊助人 (還有說法是出版商)的。
  更不好笑的冷笑話是:有網友曾在豆瓣發佈一部名為《即使變成甲殼蟲卡夫卡還是進不去城堡》的電影相關信息,居然有兩千多名網友表示“想看”,還有數百名網友自稱“看過”,事實上這部電影純屬虛構——發帖者只是想看看抬出卡夫卡的名號能矇住多少人。
  不能說微博和微信絕對不好,但碎片式閱讀占據了我們越來越多的時間和精力,而這些閱讀能夠給予的回饋往往也流於輕淺,這才是需要警惕的。畢竟,再深刻的紀念文字,也不可能比《百年孤獨》一書更能展現馬爾克斯的魔幻主義;再蹩腳的翻拍電視劇,也不能抹煞金庸的武俠小說確實好看。當莫言還在堅持“作家要寫靈魂深處最痛的地方”時,我們是否還願意被“刺痛”,或者看兩集宮廷劇洗洗睡,臨睡前刷一遍朋友圈?
  關於讀書,比較落地的說法是,我們怎樣讀書,在很大程度也就意味著,我們怎樣生活,我們能建樹怎樣的自己。你愛過郭靖那樣的男人,你就很難再被楊康吸引;你讀進去《霍亂時期的愛情》,文章馬伊?式的狗血劇就很難讓你“感覺不會再愛”。高曉松那篇在朋友圈流傳甚廣的文中提到,“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,還有詩與遠方”,在日復一日的平淡生活里,讀書是我們越過現實種種,從而看到“詩與遠方”的方式。
  往大里說,一個城市的市民,一個國家的國民的讀書生活,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這個城市和國家的精神面貌,這是“讀書日”在全世界範圍內被大力推廣的重要原因。所以我們看到,2004年開始的上海書展成為上海市的年度重大文化項目,2012年起上海出台扶持實體書店的地方文件,日前北京三聯韜奮書店24小時不打烊的做法兩年前就在上海福州路上的“大眾書局”實現……腹有詩書氣自華,我們也有理由相信,全民閱讀,對一座城市潤物無聲的精神滋養和氣質塑造,將在更長遠的時間內,以更令人欣喜的方式顯現出來。
  (原標題:你儘管不去閱讀,反正可憐的不是書)
創作者介紹

鬼怪

zp95zpio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